WhatsApp訂購(852)95057688 97118291 電話訂購直線(852)-21171188 37219898  
 
用戶:
密碼:
驗證碼:
     
 
 
 
首  頁 >> 主題專區
 
七夕會·雅玩 | 花的「家年華」
來源:每日頭條 已被流覽195次

 

我家有數位「花匠」,往上推,及至我的外婆。

 

 


 

 

 

 

 

 

 

 

媽媽說,小時候,她們家在村子裡是最漂亮的——外婆在房前屋後栽種上各色月季、菊花、梔子花、桂花等,適逢花期,路過的村人總會被怒放的花朵迷住,低頭深嗅,「嘖嘖」一番。

外婆的年代,與苦難並行,一年裡難得見肉,過年時,外婆總要撇一些肉湯,兌上淘米水,在每棵花的根下澆一些,說是「花和人一樣,也要過年。」媽媽說,那時的花開有碗口大,老遠就能聞到香味。

外婆對花的喜愛,算是苦難中殘存的風雅了,被我媽全部傳承下來。自我有記憶,我家的小院、陽台上一直有花的身影。而且,媽媽固執地認為,只有「開花的花」才是花,所以,我家花的品種無非是月季、桂花、臘梅,甚至雞冠花。這倒和老舍先生養花如出一轍,「花開的大小好壞都不講較,只要開花,我就高興……只養些好種易活,自己會奮鬥的花草。」

一窗一世界,自從住進樓房,媽媽家的飄窗就成了花的天下,但凡有點空,媽媽就在窗邊與她的花們在一起。「窗邊的媽媽」已成我心中的剪影。

兒子對我們最大的認可是:「我爸的幾十盆蘭草讓家有了文化氣息。」兒子認為,養蘭是文人的標配。說起蘭花,老公口若懸河,圈中有多位蘭友,每年都去山裡尋找蘭的身影。

家中最小的花匠小妹喜歡的是嬌小的多肉植物。她在電腦里為肉肉們建了一個個文件夾,有圖、有指南。每次逛街,見到花店她就邁不動腳步,看多肉的眼神就像看前世情人般發光。妹夫說,家中廚房裡的碗碟經常莫名「消失」,最終總能在陽台上找見身影——與泥土作伴,與多肉為伍。

某晚,散步,小妹突然眼睛發亮,小聲提示妹夫「慢點走」,正當妹夫疑惑時,小妹一個健步邁向街邊的垃圾筒,開始撥拉,說是剛看見一人扔個東西,目測能夠栽花。那是一隻醃菜罈子的瓦蓋,小妹拿回家後用鐵釘慢慢鑿了一個漏水小洞,一個天然古樸的花盆便誕生了,小妹栽上「可愛玫瑰」,多肉小花仿佛報知遇之恩,瘋了般長成一叢,小妹發圖來,清新可愛中透著野趣,真真的好看。

而那些入室的花花草草,認真地「一歲一枯榮」,主人的歡喜心,便是它們最好的年「家年華」。(周芳)


 

 
 
版權所有@2008-2016 花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