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訂購(852)95057688 97118291 電話訂購直線(852)-21171188 37219898  
 
用戶:
密碼:
驗證碼:
     
 
 
 
首  頁 >> 主題專區
 
最後一別 鄉情不絕 金庸喪禮低調舉行
來源:錢江晚報 已被流覽68次

 

 
 

浙江大學送的花籃,放在入口醒目的位置。

11月12日,香港殯儀館。

武俠小說泰斗查良鏞(筆名金庸)的私人喪禮在莊重肅穆的氛圍下舉行。

靈堂現場安放著金庸的遺像,笑得洒脫。上方掛著「一覽眾生」的橫幅,是金庸生前好友蔡瀾題的字。金庸夫人林樂怡及子女等以心形花圈送別摯愛。

11月12日下午,倪匡、蔡瀾、許鞍華、施南生、李純恩等老友一一現身,還有馬雲和浙大友人等來自家鄉浙江的各界人士到場送別。

在金庸館的公開弔唁現場,記者也留下了來自浙江老鄉、同行錢江晚報的敬輓:人間曾記風清揚,天堂自此任我行。

據了解,按照金庸本人遺願,喪禮不採用任何宗教儀式,也沒有設置致辭悼念環節,一切從簡。辭靈儀式將於11月13日上午舉行,僅有至親參加。

花圈擺滿整條街

浙大和杭四中的花籃很醒目

11月12日下午3時許,香港殯儀館的門口已經聚滿了記者。

親友們敬獻的花圈擺了一路,依次排開延伸至整條街道。一直到傍晚6點,還陸續有花圈送來。馬雲、劉德華、鍾楚紅、余秋雨、梁鳳儀……好多熟悉的名字。浙江大學和金庸母校杭四中的花籃也擺在了醒目的位置上。

 

馬雲送的花圈上,寫著「一人江湖 江湖一人」。來參加喪禮的馬雲全程表情嚴肅,也許,這八個字已經說出了他想說的所有。

據了解,金庸的弔唁花圈和靈堂布置都由指定花店負責。該花店負責人表示,過去一個星期非常忙碌,他們接到了160多個花圈訂單,花圈多到店裡擺不下,必須臨時租用附近的店位擺放。

從11月12日下午4點半開始,各路親朋好友都著黑衫,陸續入場。

馬雲、張紀中、許鞍華、蔡瀾、黃曉明、呂良偉、施南生、杜琪峰、李純恩……

之前曾講過「人都走了,去追悼會有什麼意思」的倪匡,說得洒脫,但還是來了,總歸要見老友最後一面。「香港四大才子」中,還健在的倪匡和蔡瀾都拄著拐,走路顫巍巍的,神情黯然。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該送的老友,總要再送送。

而金庸的兒子查傳倜入場時,表情平靜,許是因為老父走得安詳。

即便被幾十家媒體團團圍住,但殯儀館外的整個氛圍依舊肅穆莊嚴。伴隨著記者頻繁閃爍的閃光燈,大家都在陪金庸走完最後一程。

 

張紀中和黃曉明是結伴來的。

走出靈堂時,記者喚住了張紀中。張紀中說,在金庸生前,自己一直和查太太保持著聯繫,詢問金老的近況。

事實上,張紀中11月11日晚上還在杭州蕭山國際影視中心參與錄製《我就是演員》總決賽到次日凌晨3點,接著又要趕飛機來香港參加喪禮,也是奔波,但總算,「大家見了他最後一面。」

而黃曉明走出殯儀館時則一臉肅穆,被記者問及對金庸的感情時,他表示:「從小都是看著他的書長大的,他對我們的一生影響非常大。我覺得,我所有的俠義精神都是來自於他的小說當中。」

黃曉明說,從金庸身上他學到了做人做事的很多東西,希望能夠幫助到更多的人。

浙大友人稱喪禮低調簡潔

一代大俠就是這麼不落俗套

據進場悼念的親朋描述,金庸的喪禮非常低調簡潔。

靈堂中間擺放著六個大型白色玫瑰心形花圈,現場主要以白玫瑰、蘭花和白菊布置,清雅高潔。

儀式由司儀主持,查太太林樂怡率子女至親,祖孫三代齊齊到場。

每有嘉賓進場,司儀便會通報,嘉賓則向金庸遺像和家屬分別鞠躬致意。至親好友則會和親屬擁抱懇談,併入內堂向遺體告別。

 

「整個儀式過程簡樸大方,一代大俠就應該這樣不落俗套!」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也是金庸的忘年交徐岱也來到香港參與了告別儀式。

他告訴記者,查太太雖然一直很操勞,但精神狀態還是好的,讓他倍感欣慰,「可能讓她最欣慰的就是,查先生一直到最後,都走得很平靜。他的護工告訴我們,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查先生的臉上都是有表情的,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帶著一個燦爛的微笑,就這樣睡著了。」

金庸的文學作品受眾廣泛,本人也平易近人,讓徐岱很感慨的是,在喪禮現場,既能看到名流敬獻的花圈,也能看到金庸生前常去的餐廳全體員工以及照顧他的護工群體送上的輓聯,可見老爺子廣受愛戴。

徐岱攜夫人一直留到晚上9點儀式結束的最後一刻,然後與查太太擁抱告別。

「我們跟她說,以後來香港,還會常來看她。」

一覽眾生的大俠,就此別過。

(原標題《最後一別,鄉情不絕》,特派記者 莊小蕾 發自香港,編輯 李如)

 
 
版權所有@2008-2016 花花世界